丹麥風電“教父”談未來海上風電_名家訪談_訪人物_東方風力發電網
當前位置: 首頁 » 訪人物 » 名家訪談 » 正文

丹麥風電“教父”談未來海上風電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9-05-31   來源:《風能》雜志  瀏覽次數:458
核心提示:中國海上風電發展到了一個關鍵時期, 當如何抓住機遇、步步為營,如何應對挑戰、 實現高質量發展? Henrik Stiesdal 日前接 受本刊專訪,為中國海上風電發展提出有 益建議。 1991 年,Stiesdal 負責建成世界上第 一個海上風電場——丹麥 Vindeby 海上風 電項目 ;2009 年,他負責完成世界上第一 個漂浮式兆瓦級風電機組——挪威國家石 油公司 Hywind 漂浮式風電項目。數十年如 一日,目前他仍然活躍在創新一線,為漂 浮式海上風電鼓與呼。

微信圖片_20190531161602
Henrik Stiesdal

丹麥風電“教父”、丹麥Stiesdal A/S 公司 CEO
 

    中國海上風電發展到了一個關鍵時期, 當如何抓住機遇、步步為營,如何應對挑戰、 實現高質量發展? Henrik Stiesdal 日前接 受本刊專訪,為中國海上風電發展提出有 益建議。
    1991 年,Stiesdal 負責建成世界上第 一個海上風電場——丹麥 Vindeby 海上風 電項目 ;2009 年,他負責完成世界上第一 個漂浮式兆瓦級風電機組——挪威國家石 油公司 Hywind 漂浮式風電項目。數十年如 一日,目前他仍然活躍在創新一線,為漂 浮式海上風電鼓與呼。 


    一、海上風電發展形勢:

《風能》: 您帶領團隊在 1991 年建成了世界上第 一座海上風電場——丹麥 Vindeby 海上風電項目。此 后,海上風電產業有哪些重大發展?
Stiesdal : 海上風電產業主要的發展是機組的大 型化和工業化,也是這兩個因素使得海上風電在最近 五年內經歷了大幅的成本下降。大型整機制造商的機 組目前已經具備高度的可靠性,比如歐洲兩大巨頭整 機制造商西門子-歌美颯和三菱重工-維斯塔斯,即 使算上定期維護的停機時間,機組可利用率也可超過99%。有今天這樣的成果,并非某一個因素的作用, 而是所有供應商幾十年來精益求精的結果。

 

《風能》: 您可以再解釋一下這點嗎?
 Stiesdal : 以前,不定期維護是影響度電成本的一個顯著要素。在過去幾年里,由于最新幾代機組可靠 性的提升,這個成本要素已經降到較低的水平。整機 商已將歐洲的機組可利用率水平提升至 99% 以上。

 

《風能》: 當前歐洲海上風電行業有哪些特征?是 否有不確定因素會影響其發展?

Stiesdal : 整個歐洲海上風電行業已經越來越專業 化,擁有高度成熟的產業鏈。同時,也存在非技術和 非商業方面的不確定因素,它們來自于政策和管理方 面。歐洲國家在海上風電整體規劃和進程層面并非如 人所愿。眾所周知,海上風電產業是高度資本密集型 產業,并不希望政策和管理方面出現不確定性,或者 缺乏長期規劃。

 

《風能》:哪些歐洲國家有過這種情況?
Stiesdal :幾年前,德國政府對拓展未來海上 風電表現出了極大的不確定性。此外,法國政府 無法兌現其對海上風電的規劃目標。這些例子都在非常負面地影響著整個市場的確定性。

 

《風能》:歐洲海上風電市場還有什么方式可 以進一步降低成本?需要在哪些方面實現突破?

Stiesdal :進一步的成本降低來自于更大型化 的機組和更加工業化的配套設施。當前海上風電 機組已經具備高水平的運行效率、可靠性和工業 化程度,這些方面的進步需要繼續,但是更重要 的是必須尋求同等水平的配套設施方面的創新和 工業化,比如基礎、海纜、變電站等。


 1   2   3   
 
關鍵詞: Stiesdal
 

 

 
 
 
10_10_三期必中四肖